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莒东有条古驿道 驿路风尘石龙口

时间:2012/5/28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古时的客栈、驿馆,如今已被现代酒店所取代,可是,提起这几个词,依然有一种别样的沧桑。犹记电影《新龙门客栈》中的风尘与刀光,没想到,在莒县龙山镇的石龙口,我们却与这种村镇商驿的繁华擦肩而过。

    古驿荒桥平路尽

    从日照,经西湖、三庄,进入莒县龙山镇。沿着一条村村通的水泥路,我们驱车赶到石龙口。还是那条水泥路,曲曲折折通进村里。莒县文体广电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条村村通公路的前身,就是百余年前从莒县通往石臼所的古商驿道。如今,这条村村通公路向北不远处就是三三五省道。
  村里的文书何龙凤和村民郭同友领着我们沿着古道往村里走,路旁一座高高的门楼吸引了我们的视线,青砖小瓦,一看就有经年沧桑。何龙凤介绍说,此处原是一何姓大家的宅院,据家中老人讲,晚清时,曾经大兴土木,为迎接已中禀生的儿子,在京城当了大官回家省亲。高高的门楼还有上马石等都修好了,可是京城剧变,儿子没能回家,所以工程戛然停工,可是宅院的壮观还是村里属一属二的。只可惜如今上马石已不复存在,只余门楼上的雕梁画栋还在诉说着昔日的荣光。现主人李大嫂介绍,几年前翻屋拆梁时,见其梁上书“光绪年间……”在那个政变频仍的年代,不知这位何家公子的命运突变是否也与政变有关。
  古道虽已硬化为村村通公路,可是路旁的土地依然可以看出经年马车人畜踩出的硬实与光滑。就是这样一条不宽的巷道,见证了多少往返。据介绍,当年这条路曾经人马络绎不绝,莒县及莒县以北和石臼所的商贾运送粮食、食盐以及海产品均由此经过,这条路上不时有驼队、马帮,马车、独轮车和挑夫经过。57岁的郭同友说,他还记得小时候,这一路边有数处客栈、油坊,油坊里的石头锤整日嘎支嘎支地响。从莒县县城到海边的石臼所,百十里的路程,有能干的挑夫可以一天打来回。早上挑着空空的筐子过石龙口,那脚步飞快地,讨碗凉水,拉句热呱,都耽误不了脚下工夫。到了晚晌,眼见得两个筐子一摇一摆,已是挑了两筐淋刀鱼,远远地进了东门。路边的茶水铺子里,拨拉碗热面条,连汤都喝净了,扁担一甩,一句吆喝,人已在十步开外——这还紧着天黑前赶回莒县县城哩。
  两位老人引我们来到原村中最大的客栈处。就在2012年的阴历年前,此处的老房子拆了。客栈,一直是传统武侠电影中常见的场景,从《大醉侠》、《和平饭店》到《狮王争霸》,最经典莫过于《卧虎藏龙》和《新龙门客栈》。客栈汇集了三教九流,是当时社会的缩影,也正因此,充满传奇色彩。而长条形的灯笼、方格的木窗棂,更是客栈文化的标志。很遗憾,我们来晚了一步,未能目睹传说中这座“石龙口客栈”的风貌。
  现在此处是村中最大的超市。穿店而过,后面一个大庭院,这里原是客栈的后院,围墙四周曾经建有一圈客房,马厩、厨房、柴房等一应俱全。院南有一处清代的古井,至今尚存。井口处干燥,往下二三米即布满青苔,文管办文物保护科科长李玉介绍,从这种垒石结构亦可判定,这是一口典型的清代古井。
  沿着古道蜿蜒的小河,就从院落外流过,一座条石砌成的拱桥斜跨在小河之上,如今这座小桥已经废弃,桥两侧连接的路也已然不见,正是古诗中“古驿荒桥平路尽”的景象。小桥之上,乱石杂陈,桥洞之上,枯黄的杂草在早春的料峭寒风中瑟瑟。
  遥想当年,村中小河潺潺,河边自是少不了浣衣的女子,来往挑水的男子。弯弯的小桥之上,过往的骆驼驼铃声声,来往的脚夫吆喝不断,有长袍马褂,亦有布衣芒鞋,有云鬟高耸,亦有环佩叮当,清末民初独有的灰色调,在这里当是铺陈得淋漓尽致。这段见证了无尽往返的古道,曾经发生了多少传奇故事?石龙口的鼎盛,想来虽远不及宋汴梁的清明上河,当也是莒县一带罕见的商驿繁华。
  在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提供的一张摄于2009年的图片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座客栈的外墙上,嵌着一个凸出的半圆形石饼。石饼离地约有一米,中有一个圆眼。据村里人介绍,当年驿道旁的酒肆、客栈、商铺的门前屋后,是一溜这样的拴马石,石上的圆眼,正是拴马或骆驼的缰绳所用。沿村里的小河往回返时,记者和众人又在一处断墙上看到,在离地约一米半处,嵌着一个水泥所做的“拴马石”。其形状比原来的拴马石更扁一些,石饼也更为单薄,中间的圆眼与原来的大小差不多。村人介绍,这是村里人仿着原来的拴马石所做,可能是用来挂农具,或是拴手扶拖拉机吧。虽是一望便知,此拴马石已非彼拴马石,已是少了那份独有的古朴,但亦由此可见,石龙口,商驿文化记忆犹存。

    百年沧桑石龙口

    石龙口,元末何氏立村。至清末民初,何氏已成当地望族。时何氏一门八兄弟,号称“八大门”。“八大门”中最为有名的是人称“何三刀子”的何老三。那时从莒县至石臼所的商驿道必经石龙口,道边客栈、酒肆、商铺林立,村中有数处油坊、染坊,都是何家“八大门”在经营,全村的老少爷们都在“八大门里”种地、打短工、做长工。石龙口,村子虽不大,百十来户人家,为防远近的土匪进村,也为保自己钱财,“八大门”在村外筑了一圈土夯的围墙,村中还有东西南北四道大门,一到晚上,四门紧闭,有人看守。据说当时的“何三刀子”还有好几十杆大土炮。
  村中驿道经处,曾有一处高高的“大鼓楼门”,煞是壮观,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和村里东西南北四门先后被毁。当时远路赶脚的商贾挑夫,远远望见石龙口高高的鼓楼门,疲惫的人马也不禁抖擞精神,加快脚步——快进了石龙口,进了客栈,热汤热酒地休息一阵,也好继续赶往石臼所。
  要说这“八大门”的破败,石龙口还有一段家喻户晓的传说。约是清末民初光景吧,“八大门”后代之一何文江,承着父辈留下的客栈油坊,也是有万贯家财的。何家生意做得好,使石龙口在远近一带出了名,土匪始终是这一带的一大患。饥荒年月,地里没吃的,远近村里没有活干的劳力,不少都进山当了土匪。
  这年腊月二十七,有土匪从外跑江湖回家过年。本地的两个土匪伙同南边一个带枪的土匪,半夜翻了围墙进了石龙口,摸进何文江的酒店,抢了四麻袋大洋。何文江吓得连夜逃跑,三个土匪就地分赃。按说四袋大洋平分三份,当是相安无事。可是带枪的土匪非要自己分两麻袋大洋,其他两人一人一袋。那两人不乐意了,为啥?“这杆枪不得算一份子?”带枪的土匪理直气壮。另两人不吭气了,慑于枪的威力,分了两袋大洋给了带枪的土匪。可终究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两人一合计,没等带枪的土匪走远,两人合力把这土匪杀了。抢了枪,分了钱,两人往南方逃亡去了。
  何家丢了家财,村里多具死尸,惊动了官府。衙门里办案的捕快是个细心人,乔装打扮成了货郎,四处卖花线。终于让他打听到莒南厉家寨一位厉姓男子,近期忽发大财。半夜将其捉拿归案,连夜审问。经过石龙口时,人们都出来看,那谋财害命的土匪已被摘了膀子,铐上脚镣。
  石龙口的何家“八大门”却从此破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石龙口也像当时每一个普通的村庄一样,历经战乱。解放后,何家的宅院、客栈、油坊、商铺等,都分给了村民。当时村里最为高大壮观的六间瓦房,有三间分给了退役老八路郭凤奎居住。
  今年已92岁高龄的郭凤奎老人,给我们讲述了这段石龙口家喻户晓的土匪分赃故事。老人说,这院内原是六间瓦房,房顶都是黑色雕花的小薄瓦,东边三间屋的主人在刚解放时去闯关东了,他“拣”了那三间屋。这院子本是有南屋、厢房、天井的,可是东边三间屋前些年塌了,重建了砖房,如今他的三间老屋也是漏风漏雨。
  据了解,这座民居位于石龙口村中部,建筑面积约45平方米,东西长9米,南北宽4.5米,据文物管理部门考证,民居建于清代,原为何秀才宅院,解放后分给该村退役老八路郭凤奎居住,房屋为青石砌成,硬山顶,抬梁式木结构。
  黑漆的木门、木窗棂还在,室内土夯的内墙约有60公分厚,山墙上三层梁的台式建筑模式,当属典型的清代建筑。漆黑的房顶,塌陷处漏进一缕缕阳光,这深宅大院中的老屋,唯有破败时才洒进几许阳光。如今,百余年沧桑已逝,石龙口的酒肆油坊、商铺驼铃已是遍寻不着,唯有这座老屋,尚可让石龙口的老人们惦念起旧日的时光。“龙山哪,石龙口哪,就我这几间老屋喽!”郭凤奎老人坐在天井里晒着太阳,一遍遍地念叨着。

    大禹开山石龙口

    “石龙口,元末何氏立村,因村西南群山似龙伏卧,头向该村,并有两悬崖,似龙角,鹤水从龙口处流过,传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