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这里黎明静悄悄

时间:2012/3/6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岚山区虎山镇解放村无名烈士墓群祭

 

 

   
    三十多年前,我刚上小学,那个年代的学生,课外活动极其枯燥乏味,除了每年“六一”看场电影外,大部分的时间孩子们都是在自娱自乐中度过,所以每当学校偶尔的组织一次集体活动时,所有的学生都兴奋无比,如同过节一般,我也是这样。记忆中,除了儿童节看电影外,我最盼望的是清明节去烈士陵园扫墓。孟春时节,乍暖还寒,一群孩子举着旗排着蜿蜒长队兴高采烈的向陵园进发,尽管所有的孩子在现场的哀乐气氛中都装出一副沉痛无比的表情,默哀致敬献花圈,但必须承认,讲解员讲叙的故事更令我们这些孩子感到有趣好奇,甚至向往着能在烽火连天的岁月拿着真刀真枪打鬼子,做一个真正的战斗英雄。扫墓将近结束时,通常要绕烈士墓地一圈,多数人都在那些有名有姓的烈士墓前停留鞠躬,默读刻在石碑上的墓志铭,感慨致敬。
    然而对于我,感触最深的并不是大家耳熟能详史料记载清楚的烈士们,而是那些没有名字的墓碑。这样的墓碑在陵园中并不是少数,散落在园区内的每个角落,那是一座座坟体低矮,墓碑简单的坟茔,上面只刻有六个字——无名烈士之墓。第一次站在这些墓前时,尽管当时自己还是个孩子,但仍然在墓前驻足良久,思绪万千:他们是谁?故乡是何方?他们的亲人?当年怎样的牺牲?

   
    2011年12月,我们来到了岚山区虎山镇解放村村前的一处烈士林,这里安息着39位为国捐躯的抗日英灵,七十年前他们用鲜血和铮铮铁骨谱写了一曲民族赞歌,自己却永远的长眠在这方异乡的土地上。每年坟头的黄花开了又败,宿草青了又黄,但是他们的坟前却从没有亲人前来祭扫,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年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亲人,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故乡,人们唯一知道的是那场惨烈无比的遭遇战。这一刻,面对烈士墓的一掊掊黄土,一块块无名碑,松柏无言,石碑无言,只有静静屹立在寒风中的大旺山在无声地讲述着70年前那场战斗: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的参战使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连吃败仗,士气低落。特别是美国对日本的石油等战略物资的封锁直接导致了日军在中国战场上不仅汽车装甲车没燃料,甚至连子弹都缺少。日本侵略者为了扩大战争和维护殖民统治的需要,对我国沦陷区的经济资源进行了疯狂掠夺。1941年,鲁东南地区进入抗战最困难的时期。“皖南事变”后,东北军111师在顽固分子陶景奎、孙焕彩等把持下,积极反共,并策动朱信斋部叛变,配合顽固派进攻抗日军民,日照、莒中和莒南县处于艰苦的三角斗争中,几乎每天都要和顽固派打仗、周旋。3月上旬八路军115师师部和中共山东分局等领导机关由鲁中转移到滨海区后,3月19日发起了青口战役,经6天战斗,毙伤俘敌伪军1600多人,解放了青口,攻克了海头、兴庄等8处据点,扩大了抗日根据地。4月25日,东北军111师顽固分子孙焕彩纠集顽保安十六团李延修部1000余人,向中共日照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驻地沟洼村发动突然袭击,县机关8人牺牲,50多人被俘。日照大部被日、伪、顽侵占。5月中旬,山东纵队第二旅和地方武装对李延修部进行反击,将其打退至莒日公路以北地带。8月上旬,滨海专员公署成立。滨海区的范围北起胶济铁路,南至陇海铁路,东临黄海,西界沂河。包括的日照、莒县、莒南、临沭、临沂、郯城;潍坊市的诸城、五莲、高密;青岛市的胶南、胶州;江苏的赣榆、新浦、海州、东海等16个县、市、区。从1941年春起,山东党、政、军首脑机关就长期驻在滨海地区,滨海因此成为山东革命斗争的中心根据地。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日寇对滨海根据地进行了的大规模的扫荡破坏。日寇一面大力扶植汪精卫的傀儡政权以巩固占领区统治,一面搜刮物资,以战养战,并在占领区设立劳工政策,疯狂征集劳工。据后来掌握的资料揭露,驻山东日军把掳掠劳工作为讨伐作战的目标之一。
    1941年底驻日照涛雒栈子据点的日伪军在当地掳掠了一百多名劳工,计划转运到青岛,再遣往全国各地或日本国内。
    我八路军山东纵队得知消息后,派遣滨海军区二旅独立团自江苏赣榆县黑林镇出发,一路长途奔袭到涛雒栈子据点展开营救行动。经过激烈的战斗,八路军成功解救出一百多名劳工并打退了日照,涛雒日伪军的增援。凌晨时分任务完成,全团接到撤退的命令,各部分头迅速撤离。一连89名指战员,经过一天的战斗和长途急行军,全连人困马乏,极度疲惫。行至大旺山一处山坡时,全连暂停休整。战斗了一天的指战员们在凛冽的寒风中倒头而睡,生理的极限使战士们忘记了寒冷,饥饿和危险……
    敌人不期而至。日伪军以数倍于我军的兵力悄悄包围上来。
    瞬时,强大的火力覆盖了整片山坡。在漆黑的夜色中,在凛冽的寒风中,在机枪密集交织的火舌中,在英勇的呐喊和厮杀声中,敌我蚁聚在这片山坡上展开了殊死搏斗。打光子弹的的战士们端着寒光凛凛的刺刀无所畏惧的冲向敌人,有的人口中甚至还含着未来的及下咽的地瓜干、煎饼等食物。刺刀折断了,他们就抱住敌人摔打,用拳头,用牙齿,直到他们认为该结束的时候,就拉响了身上最后一颗手榴弹……
    已没有人能详细描述七十年前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殊死战斗了,因为所有的当事人基本都离我们远去。虽然寒夜的北风早已吹散了弥漫在山坡上空的硝烟,但是烈士们的鲜血却永远的凝结在这片黑土地上。
    “白刃交于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在这弹尽粮绝,兵力悬殊的战斗中,我中华铁血男儿碧血横飞,以血肉之躯同敌寇拼死相搏,捍卫民族尊严,其卫国之忠勇,牺牲之惨烈,直可令草木含悲,风云变色。
    日本在战后曾经出版过一部战争著作,其中有这样的描述八路军战士:他们虽然苦于缺乏装备、弹药、食品和防寒用具,但能忍耐一切艰难困苦,忠实执行命令,默默地行动与战斗。这就是毛泽东提倡的“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敢精神。
    战斗结束后,闻讯赶来的地下党组织和群众见证了无比悲壮惨烈的一幕:在冷月寒星辉映的空旷山坡上,在被鲜血染红的乱石树下,几十具尸体交叠仆地,四周到处散落着打碎的枪支,还有瓜干、煎饼、干粮袋,到处都是身穿八路军军装的烈士遗体,许多牺牲的战士还依然保持着生前热血贲张的战斗姿态,有的怒目圆睁,有的手中还握着已经弯曲的刺刀,鲜血染红了河滩,情景惨不忍睹。据事后统计,在这场战斗中包括正副排长政治指导员在内的干部战士共计46人当场牺牲,而没有名字和籍贯不详的却有39人。
    到场的村里群众面对这壮烈的场面无不失声痛哭,梁培桢、李元安、吴其普和大伙含泪在山林中掩埋了牺牲的同志。
    1945年6月,中共日照县委虎山分区委认为这里的群众基础好,革命热情高,便决定在这里建立一个行政村,以巩固抗日根据地。区委派武装部长李克冒带领韩玉成,滕殷华等同志来到这里,宣传发动群众,为建立村政权作准备。经过宣传发动,建立起民兵组织,部队和区中队给了一些武器弹药,安排民兵集中活动,而后由工作组提名,经群众讨论通过,成立了妇救会,识字班,青救会,儿童团。6月15日,时任中共日照县虎山分区委书记的王森,区长牟敦荣等领导来到吴家大院前的场地上参加群众大会。会上,区长牟敦荣宣读了日照县政府批准建村的决定。他说抗战八年来,这里的群众为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根据群众的要求和县政府的批复,决定把这个村命名为“解放村”。
    铁血终销家国恨。烈士们长眠于此的忠魂终于等到了胜利的这一天,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刚刚建立起的解放村,村里的干部群众激动万分,各团体敲锣打鼓开会庆祝,同时也不忘告慰牺牲在大旺山上英烈的在天之灵。新中国成立后,解放村党支部与群众一致同意将这批长眠在山林中的烈士迁移至村前,建立起革命烈士公墓,作为革命传统教育的一处基地,如今位于疏港大道北侧,陈崮山下的烈士林便是。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