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穿越千年时光,对话远古文明

时间:2012/3/1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管办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汪湖遗址寻访记


 

    凌晨四点钟,整个城市还没有完全苏醒。我早早起床,烧水、泡茶,然后坐下来,打开电脑,在一片淡淡氤氲的茶香里,回想起几个月前去汪湖遗址寻访的前前后后,任思绪在这寂静空旷的天地间飞舞旋转。
    人生总是经历着各种未知和异趣,在同一片天空下,总是有这么多的不同事物,不同生活,与时间有关,亦与空间有关,就像祖先刀耕火种的沉默和现代机器轰鸣的嘈杂,又像当初写下这些文字的我和此刻看着这些文字的你。

    一
    还是那个水气淋漓、硕果累累的秋日,我们一行五人自开发区出发,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五莲县汪湖镇汪湖村北部的汪湖遗址。车子一路疾驰,车窗外的风景相应地在快速变换着,飘过路人、飘过店铺、飘过村庄,也飘过农田里果实的醇香。
    车子最终在一片田野环绕的村村通公路路边停了下来,天空中时断时续洒下的雨点将土壤微微浸湿,土地特有的浓厚香气便扑鼻而来,泥土的香气飘过之后,我仍然能够嗅到我们无数先民们在此长期繁衍生息、不断劳作发展所留下的气息。
    同行的五莲县博物馆副馆长王峰指着面前的一片小树林说:“这片就是汪湖遗址。”我满情崇敬走近它,地表散落着破碎的陶片,弯腰捡起,拿在手里细细端详,先民的余温仍在,先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仍在。那些碎片像点点星光,挂在浩瀚无边的历史天际,幽幽地眨着眼睛,所有的秘密和心事,都在这微微的风里慢慢舒展开来。
    王峰副馆长接着介绍说:“汪湖遗址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汪湖镇汪湖村北部,属一处沿河高台地遗址,中间隆起,大体呈东西方向的长方形,遗址东、南、西三面为断崖,南侧紧临东西走向的汪湖河。遗址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断崖上暴露有文化遗迹。采集有陶器、兽骨及卜骨等标本。该遗址的内涵较为丰富,属于商周时期。汪湖遗址对于研究鲁东南沿海一带商、周时期文化发展变化提供了实物资料。”
    这些讲述,字字句句落在心里。于是,内心瞬间澄澈,大脑开始天马行空,从这里到那里,从现代到远古,像电影场景的变换一样,只是缺少了主角的到来,缺少了他们演绎出的剧情。几千年前,不知道这里的天空是否也是星光闪烁,不知道广袤的旷野上是否也会炊烟缭绕,不知道如水的月色下是否也有人在哼唱着简单忧伤的曲子,不知道先民们是否也会如我们一样,每天都上演着纷纷扰扰的悲欢离合?

    二
    穿过时空隧道,我们回到远古,几千年前的风物正迎着风朝我们扑面而来。
    远古的村落里或许会有一位老人在晒太阳,皱纹在他脸上宁静而沉默地密布着。他或许会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与我们攀谈,从更加久远的过去开始。
    人类最初的生产活动是采集,后来学会简单的捕猎,无限地向大自然索取。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采集捕猎后,周遭的生态被破坏,食物也变少,于是人类只能迁徙到另一处地方,继续重复着采集捕猎。一代又一代先民就这样,过着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
    后来,聪明的先民们发现植物种子在落地后会发芽、生长,最终会成熟结果,从而学会了人工种植。种植过程中,先民们开始磨制更轻便锋利的耕地工具,从而提高生产力,增加粮食产量。除此之外,他们还学会了饲养家畜,肉食丰富了他们的食物来源,动物蛋白质改善了他们的身体素质。从向大自然无限索取到后来的合理利用自然,先人们的智慧真是让后人敬佩。正如《庄子》中言:“神农之世,……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
    原始农业的发展也促进了原始手工业的出现。煮食物需要炊具,先民们便烧制陶器;他们在陶器上绘出美轮美奂的图案花纹,甚至还描上颜色;他们开始纺布织衣,用以遮体御寒。就这样,人们在沿河高台上修建房屋,饮水方便,又不怕水灾泛滥,原始村落开始出现,人类逐步实现了聚族定居生活。

    三
    夏商周时期,农耕技术得到进一步发展,农耕工具开始由石器石代向金属时代过渡,出现了少量的青铜器农具。《诗经•周颂•臣工》中有这样一句话:“命我众人,痔乃钱鎛,奄观铚艾。”在一些资料中找到解释:钱为挖土工具,类于锹;鎛是除草工具,类于锄;铚、艾是收割工具,类于镰。由于钱、鎛、铚三字从金,所以有人猜测这些工具极有可能是青铜材质的。
    作为后人,不由张开丰富的联想,同一时期下,生活在汪湖的先民们傍汪湖河而居,在高台上修筑房屋,种植粮食,饲养家畜,农桑并举,耕织结合。家家有囤粮,户户有盈余。村落周围有大片农田和树林,美丽非凡,春季鸟语花香,绿荫荡漾;夏季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秋季层林尽染、瓜果飘香;冬季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先民们唱着模糊的歌谣,用实际行动将四季打磨成句句诗行,吟诵在每个人的心底。
    这远古的农耕文明发展史,是一幅色彩缤纷、波澜壮阔的画卷,它是我们的祖先倾其智慧,用他们灵巧的双手所精心描绘的。其间有数不清的实践探索、辛苦努力、失败和再尝试,终于告别蒙昧,走入文明。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折射着先民们勇于创新、勇于进取的精神。这股精神来源于先民,传承于子孙,如同先民们种植的水稻,至今仍滋养着我们的脾胃;如同先民们纺织的布匹,至今仍温暖着我们的身体;如同先民们酿造的美酒,至今仍熨贴着我们的灵魂。
    这些来自农耕文明的所有,这片饱经风霜的土地,几千年来总是这样不动声色,以绝无仅有的体态表达着由衷之意,抒发着真朴之情。

    四
    让人吃惊的是,在汪湖遗址居然还发现了卜骨。
    卜骨是一块动物的骨头,一般选用动物的肩胛骨,是商周时候古人习以为常的占卜用具,卜问吉凶。巫师会将骨卜烧灼,根据反面的裂纹来判断祸福。骨卜的应用范围极广泛,凡生老病死、出入征战、立邑任官、田猎农作、婚姻嫁娶、祀神祭祖等,事无巨细,都要经过占卜,探明天神旨意,然后决定行动。
    有些卜骨上面会刻有文字,这些卜骨上的刻辞,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了解古代社会的依据。由来看来,卜骨不仅是古代先民们一切精神生活之所系,而且卜骨上的文字也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卜来卜去,卜的只是一份心安。

    五
    日日月月年年,时光流转,人世渐变,唯一不变的是历史的痕迹和气息。如今,这片土地就像一位老人,不言不语,却兀自散发着生命的宁静和沉香。
    而这些历史的碎片,也始终在土地上沉默着,从远古走到今天。无数次的耕耘将它裸露在外,无数次的再耕耘将它填进泥土,它不喜不怒,不嗔不喜,安然守着这束几千年宁静的光阴,紧紧贴近土地——那里有它全部的记忆和情感。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却自存一份天长地久。

    六
    寻访遗址,拜谒先祖,对话先民,这其实是一次灵魂的沉淀和洗涤,是过往的呈现和未来的铺展。回归之后我们都要回到原先的生活轨道,沿续着先民们智慧拼博的脉络,开启新的生命征程。
    我不禁要扪心自问:先民们教会了我们什么?正如余秋雨所说:“区区如我,毕生能做的,至多也是一枚带有某种文明光泽的碎片罢了,没有资格跻身于某个遗址等待挖掘,没有资格装点某种碑亭承受供奉,只是在与蒙昧与野蛮的博斗中碎得于心无愧。……即便被人踢来踢去,也能铿然有声。偶尔有哪个路人注意到这种声音了,那就顺便让他看看一小片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