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遥想4000多年

时间:2012/2/8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段家河、薄板台遗址寻访记

 

    一、国家·文明
    1968年,英国学者格林·丹尼尔出版的《最初的文明》一书中,对考古学文明提出了三条标准:一、城市。二、文字。三、复杂的礼仪建筑。尽管这三条标准从欧洲普及到了全世界,但是,传到东方后,不管是在日本还是中国,学者都觉得不够。
    这三条标准是不是真正适合我们中国古代的历史状况呢?
    考古学家张学海:无论学者对文明一词如何解释,我以为文明起源作为考古学、史学大课题,应当明确界定在中国文明史的开端,即文明社会或阶级社会或国家社会的诞生上,一部文明史就是一部阶级社会史……中国文明起源研究,实质上是中国国家起源研究。国家的诞生,标志中国文明史的开端。
    恩格斯说:国家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
    国家的诞生是进入文明时代的根本标志。那么,国家是怎样诞生的呢?最早的国家什么样子?
    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曾提出“辽西古文化古城古国”概念。他指出:“古国指高于部落之上的、稳定的、独立的政治实体。”“古城指城乡最初分化意义上的城和镇,而不必专指特定含义的城市。”
    张学海也提出用典型史前聚落群“都邑聚”金字塔形等级结构和原始城市的标准,探索我国国家的诞生,找到一批最早的国家,以确认我国文明史的开端。

    二、龙山文化
    “出镇东北行,经一河即水经注所谓武源者是也。河东岸系黄土峭壁,高三四丈。大道穿过,割为深沟。——沟之两壁上微露灰土及陶片等物。”
    1928年春,考古学家吴金鼎在山东省历城县龙山镇(今属山东省章丘市)发现了举世闻名的城子崖遗址。在城子崖台地的西面断层上,发掘出了与石器、骨器共存的薄胎而带黑色光泽的陶片。这引起了当时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专家的高度重视。
    在此之后,考古学家们先后对城子崖遗址进行多次发掘,取得了一批以精美的磨光黑陶为显著特征的文化遗存。根据这些发现,考古学家于是把这种以黑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命名为“龙山文化”。
    龙山文化以“黑、光、亮”的黑陶尤其是器壁厚在1毫米以内的蛋壳黑陶著称于世,其黑陶是迥异于中原彩陶文化的独特文化。
    在当时的历史时期,龙山文化的发现具有特殊的学术意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西方学者所谓“中国文化西来说”流行一时,就连中国的“疑古派”学者们也多是深信不疑。
    城子崖遗址的发掘和龙山文化的确认,使中国文化西来之说不攻自破,有力地证明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辉煌,给国人注入了一剂有效的强心针。
    段家河(薄板台)遗址,位于莒县龙山镇段家河村西北。遗址为平原高台地,总面积约80万平方米。地表暴露遗物较多。采集到的文物有:夹砂灰褐陶鬼脸鼎足、夹砂红褐陶鸡冠纽鼎足、夹砂黑陶罐口沿、残鬻足、残刮削器、夹砂黑陶器物盖等,是典型的龙山文化遗址。

    三、那时的“江湖”
    通过研究,张学海认为,约在5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首先在莒县境内诞生了陵阳河古国,这是莒地唯一的大汶口文化古国,当时莒地其它地区仍处在氏族社会,散布着一些氏族或小部落。
    其实,国家出现之前的史前,曾经的华夏大地上,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聚落群,好比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江湖中有大小门派,什么峨眉派、武当派、少林、丐帮等等,聚落群亦是如此。
    当然,江湖门派有着各自的渊源,聚落群也有着自己的信仰。
    物竞天择。有的部落得以绵绵不断的繁衍生息,信仰与图腾也流传久远,带有本部落特殊烙印的文化遗存当然丰富。而那些生命短暂的部落,有关他们的点点滴滴,早已消失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中……
    文化存,则部落不亡;部落强大,则文化昌。
    江湖门派、国家、民族,亦然。
    段家河(薄板台)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值得一提的当属夹砂灰褐陶鬼脸鼎足,鬼脸型鼎足又叫鸟首型鼎足,因外形酷似鬼脸或鸟首而得名。
    较认同后者,因为龙山文化是以太昊、少昊两族为主体的凤姓东夷族的原始文化,东夷是中国东部沿海的古老部族,少昊氏属于其中一支,以鸟为崇拜图腾,那种器物的造型为鸟首的可能性较大一些。

    四、龙山古国
    陵阳河古国诞生以后,约经历了500年左右的发展历程,发展成以莒县中南部为中心的大规模的龙山古国。
    同时在其北面河谷地区和东面沿海地区也出现了两城、尧王城等龙山古国,莒地出现了龙山古国群。
    莒地以莒县为中心,由原始进入文明和文明初步发展的历史进程,证明莒县与莒地是中国东土文明的一个重要中心,这一历史进程也是中国东方古史发展的缩影。莒县与莒地对解决我国文明起源、文明初步发展和中国早期国家的形态等重大史学与理论课题,具有重大意义。
    大汶口文化晚期和龙山文化时期,考古界称为龙山时代,相当中国古史传说时代的五帝时代,龙山文化下限年代距今4000年左右,约在夏王少康时期,岳石文化约起自王杼时期,已知莒地作为中华古文明的中心之一,一直延续到夏代初年。
    而段家河(薄板台)遗址面积较大,属古莒地龙山文化聚落群的中心聚落,对研究鲁东南地区龙山聚落群乃至龙山古国的发展状况具有较高的考古价值。

    五、东夷·少昊
    说到龙山时代的莒地,不得不提东夷部族的兴衰与少昊。
    东夷是中国东部沿海的古老部族,派生出许多支系,少昊氏就是其中重要的支系之一。东夷人是汉族的前身华夏族“人种学”上的主要来源之一,曾经创造出了璀璨的文明。直至夏人征服东夷,东夷势力才走向衰落。
    少昊,黄帝之子,是远古时羲和部落的后裔,华夏部落联盟的首领,同时也是东夷族的首领。中国五帝之一,中国赢姓及其秦、徐、黄、江、李等数百个姓氏的始祖。
    有这样一种说法:少昊最初建立的国度就在我们日照及周边地区。
    历代考古发现的陶文和大墓证明,少昊氏不仅存在于大汶口文化时期,而且还延续到龙山文化时期,期间经历了不断迁移和发展的过程。其中日照及周边现有考古资料显示:大汶口晚期以莒县陵阳河一带为中心,到大汶口末期迁到五莲丹土一带,龙山早中期又迁到日照尧王城、两城等地,在滨海地带形成超大规模的中心,龙山中期之末迁到了临朐西朱封一带,到龙山晚期又迁到曲阜一带。
    龙山时代的段家河、薄板台遗址一带的部落、族属便可能为少昊氏。
    尽管先人一直把《山海经》作历史看待,但那些荒诞不经的神奇事物总是叫人觉得太离谱,连司马迁写《史记》时也认为:“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然而,拨开荒诞与神异的迷雾,我们也能触及到一些历史的脉络。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