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岁月深处,那抹活色生香的远古文明

时间:2011/12/28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董家营遗址寻访记

    一
    中秋节过后,秋的颜色便一日比一日浓烈。在一个水气淋漓的秋日早晨,我们一行五人沿潮石路北行,出日照市区,至五莲县境内,目的地是五莲县中至镇董家营遗址。
    五莲县中至镇西与于里镇相倚,南与莒县的桑园镇为邻,北与高泽镇接壤。据《五莲县志》记载:因镇驻地处在北京与南京的中点上,故称为中至。
    车子最后停在一片田野旁边的村村通公路上,开门下车,满目是茂盛如茵的绿草、金黄丰硕的果实,互相映衬,互相渗透,毫无装饰地捧出一个生机勃勃、与众不同的秋天。而关于枯藤老树、落日黄昏、秋风萧瑟、秋雨梧桐之类形容秋的词语只能静静地被掩卷在唐诗宋词中,与此处无关。的确,这是一处被时光遗忘的角落,它守着古人们留下来的智慧和勤劳,在四季更迭间,耕耘日子,收获光阴。
    想起刘禹锡的《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字字句句,至今读来,仍让人激情澎湃。
   “董家营遗址,位于五莲县中至镇董家营村西北,为临河高台地,西临河流,东临水泥公路,南部遗址边缘建有房屋,北靠铁路,2007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遗址总体北高南低,总面积约13.68万平方米,保存较为完好,地表采集有盆、罐、豆柄等陶器残片及残石器等。2001年山东省考古研究所对铁路沿线进行抢救性挖掘,出土了陶器、玉器、青铜器、铁器、骨器等器物,文化内涵丰富,包含了龙山文化、汉代等文化遗存。该遗址对于研究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实物资料。”
    这是我拿在手上的关于董家营遗址的资料介绍。也正因为这处遗址,五莲县一个本不起眼的小小村落,顿时聚集了无数人们的目光。

    二
    我们小心翼翼又满怀虔诚地在田间地头行走,不时弯腰捡起几块残石碎片,它们带着历史的呼吸和先人的气息,将几千年的风雨摧残、岁月痕迹轻轻巧巧地踩于脚下,不悲不喜,不忧不怒,亦不怨不嗔。
    平和是它永远的姿态,从容是它永远的情怀。这一份远古的质朴纯净、豁达乐观,足以让一切喧嚣翻腾的现代文明在它面前黯然失色、自惭形秽。
    同行的五莲县博物馆副馆长王峰介绍说:“董家营遗址的文化层堆积厚度为0.2—1.5米,共挖掘墓葬45座,其中,大汶口文化37座、龙山文化3座、周汉时期5座,灰坑151座,龙山文化房址5座。2001年省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出土的器物有陶鼎15件,单耳壶(杯)20件,豆10件,杯8件,小罐30件,大罐2件,背壶7件,盆4件,器盖6件,玉石器22件,青铜器、铁器8件……”这样的介绍,总让人不自觉地浮想联翩:它们从哪里来?它们往哪里去?
    有小雨簌簌地落在衣袂间,调皮可爱;田野之外亦传来阁阁然的叫声,四周皆响。它们都从远古而来,带着千年的秘密和故事,再配以恬淡宁静的生活,放置在岁月深处发酵,最终酿成了这一壶摇曳缤纷的美酒,世情百味、人间百态皆在其中,供有缘人品尝。
    我只是一位几千年后踏着滚滚尘土匆匆而来的路人,却甘愿沉浸在这样的一场宿醉里,心无杂念,无关聚散,情愿相忘于此。于是,面前的一切便铺展成一幅磅礴雄浑的画卷,在妙趣天成的风景里,面前不再有广袤无垠的田野,头顶不再有错综复杂的电线,周围亦不再有衣着鲜艳的现代人。

    三
    几千年前,天还是这样的天,云还是这样的云,风还是这样的风。我们的先人们在这块土地上,将一个清新素雅的梦变成了现实。千年后,梦醒云散,只留给后人无限的唏嘘和惊叹。
    这是一处临河的台地,高高耸起,物产丰饶,有小小的村落聚集于此。人类在经历了漫长的旧石器时代后,渐渐进入到新石器时代。由于磨制石器比打制石器锋利得多,所以被普遍使用,改造自然和利用自然的能力也相应提高。因此,我们的先人们已摆脱族群迁徙、居无定所的艰辛流浪生活,世代定居在这里。他们将房舍建于高处,背风向阳,视野开阔;他们在这里开荒种地,兼营蓄牧业,并辅以狩猎和捕鱼;他们在这里制陶织衣,用灵巧的双手装扮寡淡无味的日子;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一代又一代,将希望的种子植入土中,等待它抽芽、开花、结果,以此耐心地喂养着天荒地老的岁月。
    村落西边有条小河,草木华滋,水流淙淙。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水中圆石颗颗,大如鹅卵,光滑整洁;水中鱼虾蟹贝,成群结队,清晰可见。微风拂过水面,泛起圈圈波纹,轻轻地摇晃惊吓到了水里的动物。有年轻漂亮的女子们在河边取水洗衣,她们嬉戏着,打闹着,长长的简陋粗布衣角抚过低处水洼,荡漾出写不尽、道不完的风情和美丽。
    远处高山丛林,云波泛木,其间有数不清的动物出没。聪明英勇的先人们制成简易的工具,捕捉野兽和飞禽。丛林深处,野果飘香,甘甜清洌。
    夜幕降临,渔舟唱晚,星光点点。忙碌了一天的男人们归家,扛回猎物鱼虾、稻米瓜果。女人们点起火把,烧起火灶,用陶器盛出热气腾腾的饭菜佳肴,香气静静飘荡于天地间,蔓延在历史长长的隧道中,时至今日,仍滋养着现在的我们。晚饭过后,女人们哼起小调,用梭子织布成衣,遮体御寒。男人们则在星光下磨制锋利顺手的石器,加工精细,不断创新,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院落里,家家户户颗粒满仓,衣食无忧。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就这样安逸平静地流逝着。江上清风和山间明月陪伴着他们,使每一个平凡朴素的日子里都充满盎然的诗意。

    四
    荒蛮从此消失,文明从此开始,原始农业的出现促进了原始手工业的发展。随着大量古文物的出土,先人的真实生活也由此栩栩如生起来。
    这里应该是一个比较繁荣的村落,人丁兴旺,生活富足,社会安定,生活平静。
    他们饲养牛、羊、猪、鸡等家禽,将吃不完的食物晒干贮藏;他们制造精美的陶器,在制造过程中会使用陶轮,使陶器的表面光滑、细腻;他们在陶器的四周刻上精心制作的花纹和图案,丰富生动,美轮美奂;他们加工玉器、青铜器、铁器……
    可以大胆地想像一下,在新时器时代晚期,先人们或许已经学会用多余的粮食来酿酒。这酿酒的技术一辈一辈传承下来,于是啊,这酒到了屈原唇边,屈原便吟出了“瑶浆蜜勺,实羽觞些”的美好醇香;到了曹操唇边,曹操便吟出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悲壮潇洒;到了李白唇边,李白便吟出了“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的豪迈风流;到了杜甫唇边,杜甫便吟出了“盘飨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的惭愧热情;到了白居易唇边,白居易便吟出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期望随和;到了苏轼唇边,苏轼便吟出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无奈愤慨……酒就这样,伴随着一代又一代或穷困或潦倒的文人志士,不虚度日月,不耽误春秋,在奋笔疾书间,将生命研磨成几注墨香,遂成千古绝唱。
    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祖先留给后人的奇迹。天空下的土地保持了自己长久的沉默姿势,最终将沉默站成一种力量。虽然那时候农业手工业的发展没有卷册记载、文物器物的制造没有命名归档、生活方式的具体情景只能想像,但我们依然有理由相信,昔日的辉煌亘古未衰,先人们的智慧依然在我们后人身上传承。它的秘密不需要倾诉,而我们,都懂,这是日照历史的厚重与从容,这是我们内心深处一份高远而纯净的感动。
    微风依旧,何必问沧桑啊。

    五
    时光与海相似,虽然沉默不语,却拥有抚平一切创伤的力量。可是,岁月终究抹不去先人们遗留下来的这份美好,几千年过后,它依旧光彩斑斓,熠熠生辉。
    寻访遗址,其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