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沧海幻世两千载 犹吊遗踪一泫然

时间:2011/12/20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刘章墓断想

  莒县陵阳镇东上庄村北,“大王墓”前。
  历经2000多年的风雨侵蚀,“大王墓”依然肃穆地立在那里,方形土台的占地面积依稀可辨,墓高约60米,眼前的一切,勾勒出一座封土高大的皇族贵胄的墓葬轮廓。
  嘉庆《莒州志·古迹》:
  官家墓在州东二十里上庄社,二墓对峙,土人犹称官家或汉代王者墓。昔有盗掘者,内得磁马千百随掩之。
  《莒县志·墓葬篇》:
  历代相传为刘章墓。
  世间没有真正的公平,唯有死。死,对于每个生命都是公平的,无论身份曾经何等的高贵显赫,无论陵寝墓葬是何等的奢华,倒下了,永远不会再醒来。
  这里,长眠着在西汉史上乃至中国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意义的一位皇族——城阳王刘章。
  谈到刘章,不得不跟随史料穿越时空,还原一次刘章所处时代的历史背景。
  西汉末年。
  高祖驾崩,外戚专权。
  血雨腥风,刘姓王族惶惶不可终日。高祖创立的基业,面临着姓刘还是姓吕的生死抉择。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汉室江山  风雨飘摇
  历史从来就是大浪淘沙,能在史册中占据只言片语者,或奸或忠,或善或恶,都应是出类拔萃,都是那个时代的精英。
  《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其母外妇也,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为齐王……齐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齐王入朝。惠帝与齐王燕饮,亢礼如家人。吕太后怒,且诛齐王。齐王惧不得脱,乃用其内史勋计,献城阳郡,以为鲁元公主汤沐邑。吕太后喜,乃得辞就国。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以惠帝六年卒。子襄立,是为哀王。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吕太后称制,天下事皆决於高后。二年,高后立其兄子郦侯吕台为吕王,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哀王三年,其弟章入宿卫於汉,吕太后封为硃虚侯,以吕禄女妻之。后四年,封章弟兴居为东牟侯,皆宿卫长安中。
  哀王八年,高后割齐琅邪郡,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其明年,赵王友入朝,幽死于邸。三赵王皆废。高后立诸吕为三王,擅权用事。
  汉高祖刘邦,年轻时“好酒及色”,而刘章的父亲刘肥,正是刘邦与吕雉结发前与一曹性女子的私生子,后来被封为齐王。据史料记载,齐王刘肥与弟弟汉惠帝刘盈(吕雉生)自小要好,亲密无间。一日入朝,哥俩欢饮,席间,无君臣之礼,做弟弟的对兄长毕恭毕敬,礼数周到。吕后大怒,对刘肥起了杀心。所幸刘肥采纳了贴身随从的计谋,割自己的封地城阳郡献给妹妹鲁元公主。吕后方才息怒,刘肥得以保命回到齐国。
  公元前188年,惠帝刘盈驾崩,吕后“临朝称制”。其实,刘邦生前曾杀白马立誓:不是刘氏之人,不许封王;不是有功之臣,不许封侯。否则,天下共诛之。奈何吕后独断专行,为剪除异己,丰吕氏之羽翼,大肆诛杀、废黜刘姓王族,大封吕氏为王。据史料记载:刘邦的8个儿子,有一半直接或间接死于吕后之手,而吕后执政后的短短四年中,先后分封吕氏家族十几人为王为侯。一时间,吕氏一族,独揽大权,专断朝政;刘氏一族,虎落平阳,日薄西山。
  汉室江山,风雨飘摇。
  危急存亡之际,谁将力挽狂澜?

  二、权发酒令,抑邪扶正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良。
  那时的刘章,已是汉宫值宿护卫,被吕后封为朱虚侯,还将侄子吕禄的女儿嫁给他为妻。
  我们今天想来,当年吕后把自己的侄孙女嫁给刘章,不无政治目的:一、表面笼络刘章兄弟;二、在刘氏兄弟身边安装一部“窃听器”。当时的吕后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亲手安装的这台“窃听器”,会在吕氏家族的没落衰败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此为后话。
  能成为位高权重的吕禄的乘龙快婿,也说明刘章是非常优秀的。电视剧《美人心计》中,冯绍峰饰演的朱虚侯刘章倜傥不群,智勇双全,但未必及得上2000多年前的朱虚侯。
  《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朱虚侯年二十,有气力,忿刘氏不得职。尝入待高后燕饮,高后令朱虚侯刘章为酒吏。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高后曰:“可。”酒酣,章进饮歌舞。已而曰:“请为太后言耕田歌。”高后儿子畜之,笑曰:“顾而父知田耳。若生而为王子,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试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鉏而去之。”吕后默然。顷之,诸吕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剑斩之,而还报曰:“有亡酒一人,臣谨行法斩之。”太后左右皆大惊。业已许其军法,无以罪也。因罢。自是之后,诸吕惮朱虚侯,虽大臣皆依朱虚侯,刘氏为益强。
  【今译】朱虚侯刘章二十岁时,很有气力,因刘氏得不到职位而忿忿不平。他曾侍奉吕后宴,吕后令朱虚侯刘章当酒吏。刘章亲自请求说:“臣是武将的后代,请允许我按军法行酒令。”吕后说:“可以。”到酒兴正浓的时候,刘章献上助兴的歌舞。然后又说:“请让我为太后唱耕田歌。”吕后把他当作孩子看待,笑着说:“想来你的父亲知道种田的事,如果你生下来就是王子,怎么知道种田的事呢?”刘章说:“臣知道。”太后说:“试着给我说说种田的事。”刘章说:“深耕密种,留苗稀疏,不是同类,坚决铲锄。”吕后听了默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吕氏族人中有一人喝醉了,逃离了酒席,刘章追过去,拔剑把他斩杀了,然后回来禀报说:“有一个人逃离酒席,臣谨按军法把他斩了。”太后和左右都大为吃惊,既然已经准许他按军法行事,也就无法治他的罪。饮宴也因而结束。从此以后,吕氏家族的人都惧怕朱虚侯,即使是大臣也都依从朱虚侯。刘氏的声势又渐渐强盛起来。
  那时的吕后,一手遮天,杀个人比碾死一只蚂蚁容易得多。那时的吕氏王族,权倾天下,不可一世。
  投鼠焉能不忌器?打狗敢不看主人?
  谁人敢拂吕后逆鳞?谁人敢虎口拔牙?
  朱虚侯刘章!
  时势造英雄。汉室大厦将倾,英雄横空出世。
  何谓英雄?英雄会知难而上,英雄会迎难而进,英雄会义无反顾,英雄会勇往直前。
  二十岁、血气方刚而又智勇双全的朱虚侯,“监酒令”中让人叹为观止的血性,无疑为腥风血雨中的刘氏王族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刘章,迈出了重振刘氏声威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一步。

  三、诛灭诸吕 扶危定倾
 “以前,这个‘大王墓’比现在大很多,农业学大寨的时候,四面都被扒了种田。以前,南面到那里,西面到那块地那里。”刘章墓前,正在此翻耕田地的刘兴欣指着远处说。
  莒县博物馆考古部主任王健,说起刘章墓来更是如数家珍: “刘章墓位于莒县陵阳镇东上庄村北,北距李家沟村200米,西距农业中学150米,南约100米处是泰石公路。墓封土高60米,东西145米,南北145米,占地约21000平方米,墓呈圆形,封土高大。曾出土石磨、陶盆陶罐等一批汉代器物。于1992年被山东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墓整体保存完好,对研究汉代王墓形制、当时贵族陪葬习俗及汉代城阳国历史有重要价值。”
  在附近的田地里,竟然捡到了几块褐色的陶片!
 “应该是汉代的。”同行的莒县博物馆文物部的朱晓伟仔细看过后说。
  我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手中的一块陶片,春日的阳光下,它的每一条纹理、每一处凹凸都是如此的清晰。
  帝王将相,成王败寇。辉煌与败落,权利与阴谋,都掩埋在岁月的尘沙下。唯独这些碎片,这些见证了曾经的兴衰存亡的碎片,如此清晰而又如此真实地与我面面相觑。或许,它,能告诉我什么秘密?
  《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其明年,高后崩。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吕王产为相国,皆居长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为乱。朱虚侯章以吕禄女为妇,知其谋,乃使人阴出告其兄齐王,欲令发兵西,朱虚侯﹑东牟侯为内应,以诛诸吕,因立齐王为帝。
  ……
  吕禄﹑吕产欲作乱关中,朱虚侯与太尉勃﹑丞相平等诛之。朱虚侯首先斩吕产,于是太尉勃等乃得尽诛诸吕。
  公元前180年,吕后身体每况愈下,病危中下急诏:封吕产为相国,吕平为未央宫卫蔚,吕更始为长乐宫卫蔚,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吕种为中将军。如此一来,大权进一步掌控在吕家手中。吕后临终再三叮嘱侄、孙:“高帝平定天下以后,与大臣订立盟约:‘不是刘氏宗族称王的,天下共诛之。’现在吕氏称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