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雄关驿道 矗立着谁的背影

时间:2011/12/14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齐长城日照段寻访记


 

    一
    时光像一只巨大的手,轻轻抚过几千年的光阴,留下数不清的历史遗迹。它们都拥有响当当的名字,根植在一辈又一辈的后人心中,被各种各样的情愫打磨,最终使名字本身不再仅仅只是一个符号。
    有的名字几乎与生俱来便带有一种大气和力量,使人震撼崇敬,比如说长城;而有的名字,却与生俱来便带有一种沉默和宽厚,使人感动亲切,比如说齐长城。
    自拜谒齐长城归来已有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里,无数次打开Word文档,想将这澎湃在心间的复杂感想记录下来,却总是写写删删,删删写写,未能成文。而自己仿佛已陷入思维的沼泽地,在一片混沌间,看不清来时的路,亦寻不到下一步该坚持的方向。直到无意间看到《齐鲁历史文化丛书》中的一本《齐长城》,方才豁然开朗。

    二
    依稀记得走近齐长城的那天,天空也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地阴沉着。偶有几滴雨点零星落下来,轻轻打落岁月巨轮驶过后所卷起的漫天尘埃。
    自新市区出发,车子沿潮石路一路向北,后转西行,再往北,最后在五莲县松柏镇一个叫长城岭的村庄停了下来。开门下车,满眼芳草茂盛,绿意盎然,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齐长城遗址保护碑便静默在这片诗一般的绿色里。
    保护碑身后是一座小山,攀登而上,霎时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玉米地里的玉米秸已长得高过人去,饱满圆润的玉米沉甸甸地嵌于腰间,压弯了母亲的身体;花生地里的花生已被农人刨出,整齐地晾在田间,根部的花生沾着湿润的泥土,慵懒地在天空下打着盹儿。微风吹过,叶片歌唱、芳香袭来,一个金黄丰硕的秋天就这样嘈嘈杂杂、热热闹闹地沸腾在面前。
    小心翼翼地穿过一片玉米地,继续爬上一处山坡,五莲段齐长城便已在我们的脚下。据同行的五莲县博物馆副馆长王峰介绍,齐长城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是我国最早的长城,被喻为“中国长城之父”。1977年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齐长城日照段主要分布于莒县和五莲县。齐长城莒县段位于莒县城北55公里,全程穿越东莞镇,总长14600米,历经17座山头,其中有遗址者8330米,底宽11米,高1.3米—4米,占总长度的57%。莒县段总体保存较好。莒县境内的长城有两条。西段从沂水县垛庄东南沿莒沂边界呈东西走向入莒,北段从光光山呈南北走向入莒,两段在杨廷官庄会合,呈西北东南走向入五莲。齐长城五莲段横跨于县境北部丘陵、山脊之上,顺依地形山势。从高空看下犹如一条巨龙,将五莲县境分为南、北两部分。齐长城五莲段西由莒县入境内,途经汪湖、高泽、洪凝、许孟、松柏、户部6个乡镇,30余个村庄,91座山头,10余条河流及水库塘坝,东入诸城市境内,全长约60550米,其中有遗址部分约26500米。
    我们脚下的这段长城是由夯土层层夯筑而成,现存约3—4米宽,呈东西走向,断壁残垣间伤痕斑斑。虽然昔日那高墙大垒、巍巍恢恢、雄峙一方的气势已无处可寻,但我依然能够真切地在千里沃野中看到它的身影,看到它顺应山势,穿过田畴,穿过雨雾,像条飘带一样向东蜿蜒而去,跌进腥风血雨的历史长河里。而关于齐长城修建的始末,也渐渐由漫漶走向清晰。

    三
    时间回到三千年前。一位在渭水河边垂钓的老人被周文王赏识,并委以重任。公元前1066年,商周决战于牧野,纣王自焚,商灭,周王朝接掌全国。周武王“封邦建国”,将这位老人封于齐地,都城定于临淄。这位老人便是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姜尚,传说他的老家就在今天的日照。
  姜尚初来齐地所面对的情况是人少、地狭,近海有鱼盐之利,多山拥桑麻之饶;地处交通要道,商旅往来频繁等。姜尚因地制宜,制定“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因其俗,简其礼”的实用策略,使齐国走向富国强民之路。据史载,太公当世就大见成效,齐国冠带衣履天下,成为东方大国。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挥鞭跃马之间便来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这是一个长风当歌、金鼓为兵、群雄并起的大动荡、大变革的历史时期。这时的周王朝江河日下,而各诸侯国却图谋霸业、相互兼并,使战争的烈火一直在百姓的头顶上肆意燃烧着。
    此时的齐国国君是齐桓公,他沿袭姜尚留下的治国策略,并任用管仲为相国,采用他的治国思想,短短几十年,齐国就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当时经济、军事实力最强的五霸之首。战国时期有名的策士苏秦在描绘齐都的繁华时,为后世留下这样一段文字:“临淄之中七万户……其民无不吹箫、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元博、蹴鞠者,临淄之途,车辕击,人肩摩,举衽成帷,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
    齐桓公去世后不久,晋国就跻身霸主的地位,成为齐国的头号敌人。而这期间,与齐国搭界的鲁莒两国为了对付齐国,相继投向晋国。春秋后期,晋国霸业衰落,东南方的吴国和楚国相继北上,所以在齐国霸业衰落后屡屡参于大国针对齐国的战争和盟会,同齐国争夺边地城邑,给齐国制造了不少麻烦。而莒国则是一个典型的东夷国家,更是齐国的死对头。清代学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引述了赵孟何的话说:“莒虽小国,东夷之雄也,其为患不减于荆(楚)、吴。”这话的确不错,齐国每次图谋莒国,皆如临大敌,丝毫不敢大意。
    到了战国时期,齐国的主要敌人首先是自南方北上的楚国,它几乎一度占领了今天整个山东省的南半部,也就是泰沂山系以南的广大地区;其次就是由从原来晋国分化出来的韩、赵、魏三个诸候国。到了战国后期,西方日渐强大的秦国也成为齐国的心腹大患。

    四
    几百年间,为什么各列强总是喜欢拿齐国作为攻击目标?
    其实答案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齐国家殷人足,是诸侯中最富庶的国家,从而让各国垂涎三尺,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战争,而这些战争大多都以掠夺财富为主要目的。然而比这更糟糕的是,齐国利诱无法驱使富裕的人民去冲锋陷阵,致使军队纪律涣散、意志消沉、不堪一击,正如《管子》所说:“夫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于是“齐人怯”便迅速被各国所熟知。
    因此,齐国想要自保只能被动采取防御手段。
    当时淄潍平原是齐国的腹地,淄潍平原的西面和北面是滚滚流淌的济水和黄河,东面是烟波浩渺的大海,南面是逶迤起伏、横亘东西的泰沂山系,战略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大海、河道、山脉构成它的天然屏障,“四塞之国”由此而来。不过,齐国战略地理上也有不利的一点,就是淄潍平原平衍狭窄,缺少战略纵深,一旦外敌突破环绕平原的山水屏障,就可以毫无遮拦地长驱直入,兵临齐都城下。所以齐国非常重视这天然屏障,充分利用它们来构筑自己坚固的国防线。而齐国的主要敌国均位于南方,为防他们来犯,自然特别重视南面的山地防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齐长城便逐渐成形。
  齐长城西起济水(今黄河)之畔,沿泰沂山地南北分水岭蜿蜒东去,然后向东北斜跨胶南高地,终止于黄海之滨,沿途行经济南、泰安、莱芜、淄博、临沂、潍坊、日照、青岛等8个地市以及它们所辖属的18个市县区,正是“东穷碧海群山立,西带黄河落日明”。这项规模宏大的军事防御工程并非一蹴而就的,而是在春秋后期姜齐灵公至战国中期田齐宣王的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分期逐段完成的。大致说来,西段长城的建筑时间早于东段长城,谷地低地夯土长城的建筑时间早于高山长岭上的石砌长城。
    齐长城就这样盘山绕崮、穿越山巅,起起落落间,便从动荡飘摇的春秋战国时期走到了今天。
    据史料记载,我们脚下的这段齐长城,西连长城岭,东接马耳山,战略地位颇为重要。长城呈“V”字形走向,“V”字形里面的土地是齐人从莒国夺取的,“东方有莒之国者,其为国甚小,间于大国之间,不敬事于大国,亦弗之从而爱利。是以东者越人夹削其壤地,西者齐人兼而有之。”

 &nbs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