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欢迎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资料信息 > 文物保护单位

日照文化遗产寻访——飘在西林子头上空的那缕炊烟

时间:2011/11/29 0:00:00 来源:日照市文物管理办公室 浏览: 分类:文物保护单位

  西林子头遗址,位于东港区涛雒镇西林子头村南200米,文化堆积厚约两米,面积约4.5万平方米,年代为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1989年3月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12月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落笔,我终究还是选择了“炊烟”这个主题,虽然不知我浅薄的文字,能否将那份久远的温情描绘得诗情画意。
  自幼在农村长大,对飘在村子上空的那缕缕炊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炊烟,是一缕温暖的呼吸,是一份宁静的守望,更是一段永恒的记忆。
  放学归来,远见袅袅炊烟升起,我定知道,母亲早已做好可口的饭菜,等待着归来的儿子,满脸洋溢着幸福。
  日暮时,每当在外玩疯了,伴随着炊烟袅袅,一准会有母亲的呼唤:海原,回家吃饭喽。
  在那韵味悠长的呼唤声中,夹杂着晚归的鸡鸭鹅声,夹杂着劳作归来的农人吆喝声,夹杂着风箱拉动的“啪啪”声,充满无限温情,时至今日,依然回味无穷。
  于是,童年的记忆里,那从屋顶袅袅升起的炊烟便是家里人的呼唤。成年以后,那缕缕炊烟,便成了一抹浓浓的乡愁。
  家是那炊烟升起的地方,有炊烟的地方就有家。


  在一个夏日清晨,随着遗址寻访的进程,我踏上了这片略带泥泞又散发着浓郁醇香的土地。
  这里,是西林子头遗址。新时期时代的龙山文化时期,东夷先人们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宁静祥和的日子。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而如今,除了依稀可辨残存于地表的陶片,这里早已不见先人们生活的遗迹,只有一片茂密的玉米地,青郁葱茏,几条机耕路,纵横交错,两块保护碑,苍凉矗立。
  趋近俯身,仔细查看,并随手捡起几块碎陶片,通过残片上依稀可辨的纹路,我期待着找寻当年先祖们生活的一些印记,期待着与先民进行一次跨越时空的心灵对话。
  几块残存的陶片,我拿在手里仔细摩挲,同行的市文物专家介绍:该遗址为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遗存,文化堆积厚约两米,面积约4.5万平方米,遗址西距凤凰山10公里,东距黄海2公里,该遗址为研究龙山文化聚落提供了重要资料。
  通过专家的介绍,在我的脑海中,有了一些相对清晰的脉络。


  脚踏这片散发着芳香的泥土,手捧几块捡到的陶片,顺着陶片上的纹路,时光倒退,思绪回转,我仿佛置身于那个久远的年代。
  这是一座宁静的村庄。在这片平坦的土地上,散落着几十座用茅草、夯土、石块构筑的房屋,在这个群落里,东夷先民世代居住如此,和睦相处。
  此地西去二十里,乃凤凰山,东行四里,为黄海。该地地势宽阔平坦,适合人类居住。
  清晨,曙色初开。天边的一弯残月还没有消沉,几片鱼鳞似的云彩依然残留,在第一声鸡鸣之后,男人就打开了门,扛上农具走向田野开始劳作,抑或划一叶扁舟,出海捕鱼。女人则忙着收拾厨房,或支起陶鬶煮上热水,大地开始燃起第一缕炊烟。
  村落的早晨热闹起来。一声声婴儿啼哭,夹杂着晨雾、朝阳、花香、鸡鸣、犬吠,一切都从睡梦中醒来。
  那一缕淡蓝色的炊烟,自土墙茅舍缭绕升腾,将村庄那方清澈的天空肆意分割,随即与淡淡的雾气融合,再等东升的太阳把这一切变成虚无。
  一天的劳作,就在这袅袅炊烟的升腾中依次铺开。
  暮日,晚霞如锦。天空在晚霞的映照下,一片绯红,远处有几缕炊烟,袅袅直上。田边有农人劳作归家,汪汪的几声犬吠,和着夕阳倒影,好一派田园风光。清晨出海的船夫们,也满载而归,翻腾的鱼儿让男人满面红光。
  黄昏的炊烟是最富有诗意的情调。此刻独坐,听暮归的人语与鸡鸣犬吠的叫声,远眺那四起的炊烟融入四合的暝色,吮吸那夹杂着米香的炊烟气息,当是一种莫名的享受。
  让我们来设想一段那些古老的日子……


  夜色宁静,星空博大深邃。
  虫鸣都已静了下去,村落被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唯有村落西南角的一处茅草屋内,几个男人围坐在一个年长者周围,商讨着什么。
  许久,其中的年长者从墙角处拿出几块用树皮包着的兽骨,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兽骨放在茅屋中央的一个陶盆内。屋外,一堆柴火早已堆积起来,前面三个陶盆一字摆开,里面供奉着三只猪头。一个小型陶鬶,里面盛满了温热的酒。
  清晨,村落里响起了第一声鸡鸣。鸡鸣声一过,年长者随即手捧盛着兽骨的陶盆,缓缓走出屋外,郑重地将陶盆放在祭品前,双膝跪地。后面跟进的几个男人在长者身后一字排开,也虔诚跪地。
  长者将兽骨投进燃烧的柴火中,然后将陶鬶中的酒洒在柴火周边,口中念念有词。其余的几个男人口中亦念念念有词,并在燃烧的火堆前列队环绕,直至火焰全部熄灭。
  长者从灰烬中找出兽骨,擦拭着上边的炭灰,仔细看清兽骨烧灼后的纹路,并结合灼烧时兽骨发出的噼啪之声,用心判断吉凶。
  吉兆!许久,长者缓缓吐出两个字,脸上挂满笑容。众人围拢上来,欢呼雀跃。
  通过兽骨灼烧的纹路判断吉凶,是为确定一次集体出海行动是否可行。这种仪式,或许是兼具祭祀的占卜活动的雏形,而那长者,则是最原始的术士。
  占卜是一种古老的民俗。由于原始民族对于事物的发展缺乏足够的认识,因而需借由自然界的征兆来指示自己的行动。但自然征兆并不常见,必须以人为的方式加以考验,于是占卜的方法便随之应运而生。
  占卜等巫术活动,在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已经较为盛行。古人信奉遇事必卜,如出海、狩猎、远行、征战、嫁娶,都要进行占卜,以求吉利、平安。
  在传统占卜术中,有龟甲卜、骨卜、鸟卜、水卜、星卜等方法,而骨卜则在龙山时代的东夷民族中颇为盛行。


  晨曦初露。
  当“吉兆”二字从年长的术士口中吐出时,则意味着万事俱备,东风亦有,只等集合出发,而且定会满载而归。
  和着清晨的袅袅炊烟,众人满怀欣喜地从占卜现场散去,各自回家,为即将到来的出海做着准备。
  村落距海只有四里。虽然他们以农业为主,但物质的相对匮乏,迫使先民不得不西去凤凰山狩猎,东行出海打鱼、兼而蓄养牲畜。
  回家的男人们拿着石箭、渔网,以及骨制匕首、河蚌刀,浩浩荡荡的东行而去。达到海边,摇动几只用木头排起的小船,驶向那一片宁静的港湾。
  沐着海风,凝望着涌动的潮水,在长者术士的指令下,一挂挂渔网被撒入海中。鱼网乃以麻作为原料,通过捆卷的方法制成,虽易腐烂、韧度较差,但捕鱼效率已比远古手工捉拿大有改观。
  几次抛网后,合着男人们齐声的号子,一挂挂满载的渔网被拖拽上岸。
  不仅仅是捕鱼。偶有时日,术士也会择良辰吉日,大家携石斧、石刀、石镞等工具,结伴西去凤凰山狩猎。


  有烟炊就有村落,有村落就有人家。
  自人类发明和使用火,开始熟食的时候起,炊烟就与人类的生存繁衍结下不解之缘。炊烟是人类文化历史的根,炊烟是人们社会生活的芽。
  大片的烟,星罗棋布的村子,千千万万结构近似的人家,这就是“人烟”两个字的含义,这就是组成古老人群和当代乡村生活的“人”与“烟”的两种要素。
  依然在这座静谧的部落。当男人们出海打渔、上山狩猎时,女人们则早已支起各种陶制的盆盆罐罐,伴着一缕缕炊烟,盆罐内水花翻腾,等待着男人们的胜利归来。这无声的、轻柔的炊烟,缠绕着家人无尽的期盼。
  当男人们平安归来,远远看到那袅袅升起的烟雾,便知是家里人的呼唤。朝家的方向张望,一旦看见自家烟囱里飘出阵阵炊烟,就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这时,炊烟就成了一面旗帜,一面召唤的旗帜。


  生产生活用具的发展水平,是一个社会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
  生产用具上,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此地先民已经学会磨制石器,如斧、刀、铲、锛、镰、镞等,这些都是耕作、狩猎、捕鱼等必备的生产工具。
  生活用具上,陶器占据了主导。先民日常使用的鼎、鬹、盆、罐、杯等生活器皿均以夹砂及泥质黑陶为主,同时还有少量的红陶、白陶,纹饰有弦纹、瓦纹、附加堆纹、乳钉纹等多种形式。
  从社会形态看,社会分工

署责任编辑:admin

鲁公网安备号 37010202001034